前巨山精神病院患者。

【了不起的盖茨比】庆祝(一发完)  

请首页看一看这位神仙太太| ᐕ)୨我吹爆您!!!!

皱鳃鲨君:

送给小天使 @指匠 的生贺。发的有点晚了,不好意思啦。祝小天使生日快乐!

这是一个盛大的派对。
 
       尽管之前每周末都日夜笙歌,这也还是盖茨比所有舞会中最豪华、最热闹的一个。盖茨比透露消息给尼克说:“这是为了庆祝我和黛西的重逢!老兄,五年来她一直都没有忘记我,虽然我们之间有那么多阻挠,我们一直...

  热度-61

【盖尼】与灰堆和百万富翁为伍(2)  


Title:与灰堆和百万富翁为伍

Pairing:盖尼

Warning:私设超多+OOC+非主角死亡警告+复生+糟糕的写作

Disclaimer:他们属于彼此,ooc和bug属于我。

Notes:标题是盖茨比的原标题,后来被菲茨杰拉德先生置换。

以及这是两篇毫不相关的盖尼 =) 感谢阅读

划线句是引用。


——“月亮像失落的钱币掉进深山”

 

这是个契机。

布坎南的来电给予我虚幻的勇气。那是一种醉酒者的强烈冲动,是内心熊熊燃烧的细碎火焰,是青年人难以启齿的渴望。我无意识地在房间里来回踱步,自言自语,像是要将多余的情绪释放与空气。...

  评论-6 热度-41

【盖尼】《与灰堆和百万富翁为伍》  

Title:与灰堆和百万富翁为伍

Pairing:盖尼

Warning:私设超多+OOC+非主角死亡警告+复生

Disclaimer:他们属于彼此,ooc和bug属于我。

Notes:标题是盖茨比的原标题,后来被菲茨杰拉德先生置换。


石墨:这里

微博:这里

图片版:这里

  评论-28 热度-102

【了不起的盖茨比】纽约:化身为人(上)  

皱鳃鲨君:

作家尼克/仿生人盖茨比
 
       “叮咚!”
 
       尼克·卡罗威赶忙套好外衣应门。他赶快抹了一把自己散乱的刘海,拉开了门,一个戴着帽子的仿生人站在他的门口,看到尼克,立刻开口:“您好,这是尼克·卡罗威先生的快递,请签收。”
 
       我根本就没有买什么东西啊。尼克狐疑地看着比他还高一些的大盒子,快递员立起他手中的平板,...

  热度-44

【主角组】broken collarbone  

       这是他们跑出去后的第一个雨季。迈尔斯说。
       得了吧,美国可没有雨季,除非你是在底特律。韦伦反驳道。他专注地盯着路面,好像怕短短一失神就会错过重要的路标。他已经是在疲劳驾驶了,没人在乎这点。你只是犯了常识性错误,或者只是威廉在说话。雨季没什么好的,它只会造成更多锋利的铁锈,然后悄悄混进你的血液里,造成二次伤害。
       你是对的。迈尔斯沉思一会儿,用上缓慢而...

  评论-4 热度-14

【李托】Soul 4 Sale  

Title:Soul 4 Sale

Pairing:李托

Warning:私设超多+OOC

Disclaimer:他们属于彼此,ooc和bug属于我。


像是工业革命时期的伦敦,底特律总是阴雨沉沉。

迪克普里奥先生独自站在酒吧后门,隔壁映着伊甸园字样的LED灯亮亮地闪烁,有规律得令人烦杂。他盯着跳圆舞曲的雨滴旋转飘上裤腿,雨下得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将黑色的布料濡湿。这是他为数不多的齐整西装。

见鬼的。他当时就不应该鬼迷心窍地答应——你还留下了什么?莱昂纳多问自己。当然,答案是一无所有。

他大概是把手机丢在哪个酒杯里了,希望那帮老混蛋再也找不到他的电话号码,最好这辈子都别来打扰他。莱...

  评论-7 热度-17

【李托角色拉郎】Grind Me Down, Roll Me Up  

Title:Grind Me Down, Roll Me Up

Pairing:弗兰克×杰夫 《逍遥法外》/《细节》

Warning:私设超多+OOC

Disclaimer:他们属于彼此,ooc和bug属于我。

back ground music:Grind Me Down (Jawster Remix)


“三月份的中旬,清晨的巴尔的摩再次被浓重的雾气所充盈。阴晴不定的天气,混杂赤裸裸的探究眼神,直直地穿透云层。从栏杆往外眺望,简直就像身处于某艘迷失在亚特兰蒂斯的船只,也许像鹦鹉螺号那样,静静等待着灯塔的亮起。人们带着十一月的花等待在岸口。而我正是这次奇异旅...

  评论-4 热度-17

【盖尼】《Glitter & Gold》  

Title:Glitter & Gold

Pairing:盖尼

Warning:私设超多+OOC

Disclaimer:他们属于彼此,ooc和bug属于我。


盖茨比是在午饭间隙溜过来的。

空气带着苍白而又嘈杂的味道。那是大量因相似而聚集的团体——香槟和白兰地,花束的新鲜和水果的腐烂,亦或是坏掉的人和死亡的电视机。酒精总能有效地模糊意识,所以也常有醉酒之徒误跌入泳池,笔挺的西装往往也是付出的代价。一切都像是夜晚时分的消耗品,被肆意挥霍后便丢之脑后,但第二日又重归于好。无论夜晚是多么溃烂,白天你仍然能看到浆过的西装和洗涤干净的晚礼裙。从纽约不请自来的人们像是有与生俱来的天赋。...

  评论-6 热度-75
回到顶部
 
 
top
© 指匠 | Powered by LOFTER